登录地址

德甲明天开打!来看看18支球队都做了哪些准备……

在因新冠肺炎疫情停赛近两个月后,德甲官方于本月初宣布,将于当地时间5月16日重启联赛。

复赛后的德甲执行此前国际足球理事会IFAB提出的换5人规则,每队单场总共有3次换人机会(每次换人可以超过1人),德甲联赛官方建议每次最多换2人。根据复赛安排,德甲和德乙联赛将从第26轮开始继续进行本赛季的比赛。其他比赛轮次按照最初设定的顺序继续进行。按照计划,德甲和德乙联赛的最后一轮将在当地时间6月27日和6月28日举行。

而作为五大联赛中首家复赛的联赛,德甲联赛重启压力很大,空场比赛也非常严格,本周三德国足协确认,德国国家队主帅勒夫也没有特权到现场观看比赛,只能在电视机前看球员的表演。德甲和德乙的36支俱乐部也收到了职业联盟一份35页的文件,确切地说,这是一份必须严格遵守的卫生规则。那么,德甲18支球队都在复赛前做了些什么?他们做好准备了吗?

后半程奋起直追,已经在积分榜领先4分的拜仁慕尼黑将于北京时间5月18日凌晨客场挑战升班马柏林联。停摆这几个月,拜仁慕尼黑继明确了主帅弗利克、核心穆勒以及超级新星戴维斯的未来后,又确认了克洛泽下赛季进入一线队成为弗利克的助教。

对于拜仁而言,疫情也让他们度过了伤病集中期,目前新增的伤病只有库蒂尼奥和托利索,而神锋莱万的痊愈对球队保住领头羊位置至关重要。据了解,弗利克7日给球队放假一天,8日、弗赖堡9日两天球队在总部恢复训练后,便集中入住位于慕尼黑的无限酒店,过上隔离生活,接下来拜仁会主要在青训中心训练,也会去安联球场体验一次空场比赛的感觉。而为了让队员吃好,甚至带上俱乐部的专职大厨舒贝克负责饮食。据拜仁官网透露,在分组训练了四周之后,如今球队已开始进行对抗训练和战术演练。

复赛后的首战,多特蒙德将在威斯特法伦迎战德比死敌沙尔克04。为了备战与沙尔克04的那场万众瞩目的鲁尔德比,最近球队开始进行对抗训练和战术演练,并集中搬进当地一家酒店进行隔离,日常训练课会在布拉克尔训练基地完成。不过球队最近的伤病有些严重,维特塞尔和埃姆雷·詹遭遇肌肉拉伤,铁定缺席鲁尔德比;而中卫扎加杜韧带拉伤还在休养,多特蒙德的中后场隐患很大。好消息是受伤数月的罗伊斯也差不多痊愈了。据介绍,为响应德甲联赛协会的要求,避免当一线队球员需要被隔离时有足够的球员打比赛,多特蒙德从U19梯队一下子提拔了9名小将进入一队,包括队长巴基尔、门将翁贝豪恩等。

从目前看,疫情反而让俱乐部上下更团结了,联赛停摆后,他们是少数几支获得全队支持的降薪队伍,球员每月放弃的薪水高达115万欧元。而大黄蜂在赛中也将采取特别的措施应对新冠疫情后的复赛,比如球童的使用。多特俱乐部方面的组织总监霍肯若斯表示:“我们在球场不同位置摆放了30个球,球出界的话球员们要自己去摆球点取球。“要是球飞的太远,比如上了看台,球童们会去把球捡回来,放在摆球点。但球童们不会直接把球交给球员。”

在联赛停摆前的一次反应过度,让莱比锡红牛背上了“种族歧视”的罪名。不过在疫情面前,俱乐部也有所动作,与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和勒沃库森一道慷慨解囊,向德甲德乙受疫情影响严重,需要帮助的俱乐部提供资金支持。而在德甲复赛之前,莱比锡红牛内部已进行了两轮新冠病毒检测,包括球员和工作人员全部通过测试。此外,据后卫哈尔斯滕伯格透露,球队已在5月3日左右开始对抗训练和战术演练。并于上周六在红牛训练基地进行隔离,届时所有球员和工作人员将尽量在训练中心吃住,球队隔离时间大约为7至10天。

主教练纳格尔斯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球队隔离集训期间的生活情况:“基本上就和夏季训练营一样,我们会尝试为比赛做好准备,不仅仅是对阵弗赖堡的比赛,还有之后的比赛。但就其本身而言,隔离集训就像夏季训练营,这将是一个正常的训练周,球员们会在这里睡觉。小伙子们可以让自己忙起来,我们这里有桌球、飞镖、PS游戏机和电视机。所以我们不是像在监狱里一样。我们可能会多开一些会议,但不会每晚进行讨论或举办电影之夜活动。小伙子们都是成年人了,他们能够照顾自己两三个小时的。”

不过莱比锡红牛目前处于一个被疯狂挖墙脚的边缘,队内的头号射手维尔纳目前已经有多家豪门预订,估计这位德国小将继续留在莱比锡红牛的可能性极其低,除此之外,被传出转会绯闻最多的是队内的中后卫于帕梅卡诺,而萨比策也一样不乏豪门球队的关注。

门兴是第一家自愿降薪的德甲俱乐部,在疫情期间,球队非常团结。但新冠疫情似乎总跟门兴格拉德巴赫过不去,早在3月份就有一名俱乐部员工被确诊阳性,导致与其有接触的5名员工都被隔离。最近德甲和德乙的球队接受了两次新冠检测,在总计超过1700例检测中有10例阳性,这其中又有两例与门兴有关,分别是门兴的一名球员和一名理疗师。目前俱乐部没有透露他们的姓名,只表示已让两人居家隔离治疗。据《图片报》报道,弗赖堡在最初的病毒检测中呈阳性的球员,目前已经在新一次的病毒测试中呈阴性。

△门兴是第一家自愿降薪的德甲俱乐部,在疫情期间,球队非常团结。图据 IC Photo

门兴格拉德巴赫这边的隔离区设置在了H4酒店。这家酒店的营业地点就在普鲁士公园球场这里,紧邻门兴主场的它,是一家大型的现代化酒店。这家酒店并不会为球队人员提供饮食,只是提供了隔离所需的场地以及房间而已。不论是俱乐部的球员、教练组成员还是球队的管理人员,这一部分人都将在体育场附近的2个大房间中定点用餐。除此之外,酒店的所有服务人员都佩戴上了专用的面部防护设备,而且,在整整一周的隔离生活中,球员甚至需要自己负责自己房间里的铺床等工作。

德甲停摆前,勒沃库森豪无疑是状态最好的球队之一(下半程11胜1平1负),博斯治下的药厂正朝欧冠区发起冲击。此前弗兰德为勒沃库森贡献了接近40%的进球,当他被迫在2月底宣布赛季报销时,勒沃库森不得不面临失去进攻核心的尴尬。关键时刻,哈弗茨站了出来,他是2020年进球最多的德国球员,目前受到全欧豪门俱乐部的关注,哈弗茨最近也表示自己会在未来走出职业生涯的下一步。德国媒体列出了哈弗茨未来可能的几种情况。首先就是哈弗茨在今年夏天离开勒沃库森,这种情况下勒沃库森对弗兰德哈弗茨的要价将达到至少一亿欧元。另外一种可能性是哈弗茨留在勒沃库森到明年;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勒沃库森与哈弗茨续约到2023年,合同中加入买断条款。

△德甲停摆前,勒沃库森豪无疑是状态最好的球队之一。图据 IC Photo

勒沃库森队长拉尔斯·本德表示:“我们原因放弃部分工资来支持俱乐部克服新冠病毒危机。”本德还透露,在经过近1个月的分组训练后,球队进入5月后,已开始进行对抗训练和战术演练,队内气氛很好,大家对复赛的感觉是既害怕又渴望,“毕竟我们是以足球为生,这种感觉非常奇妙。”目前球队已搬入训练场附近的酒店集中隔离。

沙尔克04可能是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德甲传统俱乐部之一。负责财务与组织工作的董事彼得·彼得斯表示,“对于一家像沙尔克这样的俱乐部,踢比赛是基础,因为我们几乎所有收入都来自于比赛。”

本赛季,沙尔克04在新帅戴维·瓦格纳带领下打出了一个令人惊喜的前半程,参与到欧冠席位的竞争。但冬歇期后,随着后防遭遇伤病潮,以及组织核心阿里特状态下跌,沙尔克逐渐暴露出实力短板,战绩持续下滑,随时都有可能跌出欧战区。这个时候,联赛因新冠疫情来袭而停摆,竞技上对于7轮不胜的沙尔克04似乎是一场及时雨,但财政上则可能是致命打击。据《慕尼黑日报》报道,沙尔克04在联赛停摆前的负债就高达1.98亿欧元,疫情很可能成为压垮球队的最后一根稻草。早在3月下旬,沙尔克04就加入到主动弃薪行列,职业队全体球员放弃部分薪水直到6月30日。俱乐部还恳请44000名季票持有者与球队风雨同舟,放弃剩余四个主场比赛的球票退款,俱乐部将为放弃退款的球迷赠送球衣作为感谢。目前全队已包了一家酒店作为临时隔离点,全队也早已开始合练,对于即将到来的鲁尔德比都显得非常兴奋。

由于俱乐部所在城市疫情不严重,沃尔夫斯堡也在3月24日早早恢复了全队训练,成为五大联赛首支在疫情停摆期间进行训练的球队。不过按照相关规定,他们还是在上周二才重新恢复正常的身体对抗性训练。在接受德国媒体的采访时,球员格哈特表示自己和队友们都已经准备好迎接比赛的到来了:和往常一样的训练内容,肯定是有更多乐趣的。而我们也把状态调整好了。格哈特还表示,全队所有人每天都会体温监测,并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几周没有和队友们握过手了……”

△沃尔夫斯堡是五大联赛首支在疫情停摆期间进行训练的球队。图据 IC Photo

虽然沃尔夫斯堡4月份宣布全队宣布降薪,球员们在疫情期间自愿放弃部分薪水,帮助其他员工。但沃尔夫斯堡是目前所有德甲球队花费在隔离酒店最豪气的一队,球员入住的丽思卡尔顿酒店每晚每间房价值高达460镑(约人民币4000元左右)。

在发生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后,弗赖堡市是德国第一个实行宵禁的城市。球队也在4月份恢复正常训练,但由于俱乐部所使用的训练场地归当地政府所有,需要得到政府批准才能训练,这也导致弗赖堡恢复训练的时间比很多德甲球队都要晚。

雪上加霜的是,球队在实战训练时却出现了意外,中场格哈特在一次对抗中面部被撞骨折,这也意味着他肯定要缺席16日与莱比锡红牛的比赛。据了解,弗赖堡在疫情期间的降薪幅度为20%,在德甲球队中属于随大流的一档。此外,弗赖堡已进行了第二轮的核酸检测,结果令人满意。球队也根据复工方案,早早到酒店集中隔离。对于在空场比赛,球员们纷纷表示会尽量适应,“在疫情期间,我们要适应做很多事。”

由于训练场地是自有产权,在4月底,霍芬海姆就进行小规模恢复性训练,而由于测试结果良好,霍芬海姆也是德甲6支官宣测试结果的球队之一。

不过克拉马里奇、贝尔福迪尔无法参加霍芬海姆复赛后的首战,其中克拉马里奇还在伤病的恢复期中,而贝尔福迪尔与霍芬海姆的管理层已经闹翻。霍芬海姆在10月份让贝尔福迪尔在十字韧带和半月板受伤的情况下打了5场比赛,随后,阿尔及利亚前锋在俱乐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了手术。贝尔福迪尔认为俱乐部危害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踢球者》表示他已经几乎不可能回到霍芬海姆的阵容中,但俱乐部也不会在离合同结束还有两年的情况下与他解约。而霍芬海姆24名球员在5月10日下午陆续入住隔离酒店,他们将进行封闭隔离训练,以准备16日对阵柏林赫塔的比赛。

科隆很早就启动了“重返训练场计划”,4月6日便恢复了球队的场地训练,并一直采取分组训练模式,但在德国职业联盟在4月底针对德甲和德乙全部球队进行的核酸检测中,科隆被发现有3人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均为无症状感染者,其中包括2名球员和1名理疗师。但在无症状感染者出现后,科隆未在第一时间中止训练,已经备受批评。

△科隆被发现有3人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均为无症状感染者。图据 IC Photo

科隆方面则表示,目前采取的是“分组训练的安全形式”,能够保证球员安全。但根据德国卫生部门规定,凡是与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都需经过14天的居家隔离,于是科隆继续训练的决定是否正确,引发巨大疑问。不过据《图片报》的最新消息称,目前这三名球员已经阳转阴,他们的隔离期将到本周四到期,这意味着他们能赶上复赛的末班车。但由于德国足球联赛协会对德甲的复赛有着严格的规定,周日的比赛也是2008年以来,科隆主场第一次缺少了吉祥物山羊亨内斯。

柏林联合主场老林务所畔球场于1920年落成,并且在1920年8月7日进行了第一场比赛。原本柏林联合计划在今年8月7日进行一场百年庆典比赛。但由于疫情,柏林市内的大规模活动被禁止到10月24日。这意味着柏林联合可能会将百年庆典比赛推迟到明年进行。

但柏林联合目前的核酸检测结果良好,球队在4月中旬开始恢复训练,在进入5月前仍然是以小组身体训练为主,没有对抗训练,没有分队比赛,当然也是全封闭状态。最近他们更是将赛前的封闭集训地点安排在了距离柏林326公里外的地方。《图片报》表示,原因在于柏林联合希望通过此举防止球员们在训练间歇从酒店偷偷溜回家。

法兰克福俱乐部此前曾在3月时宣布由两名球员及工作人员感染,但在德国足球联盟组织的两次新冠病毒检测中,法兰克福全队成员结果呈阴性,目前来看球队的近况非常不错。法兰克福在4月中旬才恢复训练,球队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集中隔离训练,球员情绪都很稳定。

在疫情期间法兰克福俱乐部包括董事会、球员、高层以及教练组成员在4月至6月都降薪20%,这样大约能节省1500万欧元的薪水。此外,法兰克福俱乐部还向那些买了季票的球迷写了一封信,号召他们不要退票,而是将这些球票对应的款项捐给五个特定的慈善组织,其中包括法兰克福的德国红十字会,黑森州教会,法兰克福大学医院构。比较有意思的是,法兰克福俱乐部的吉祥物是一只名叫阿提拉的雄鹰,法兰克福的每个主场比赛,雄鹰阿提拉都会在主场上空盘旋。但据《图片报》报道,因为疫情原因,阿提拉已经被禁止进入主场——德国商业银行竞技球场。

柏林赫塔俱乐部3月17日宣布,球队中有球员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全队已经被隔离,但没有透露被感染球员的名字。在14天隔离期满后,球队迎来本赛季的第四任主帅拉巴迪亚,球队随即开始恢复训练。然而就在球队为复赛战战兢兢做着准备的时候,柏林赫塔的科特迪瓦球星卡卢竟拿着手机在社交媒体上做视频直播,将赫塔更衣室内所发生的一些真实情况公诸于众。在这段视频里面,卡卢跟体能教练库赫诺、队长伊比舍维奇等同事都有握手和击掌等亲密行为,完全没有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此举引发了外界对球员能否严格遵守规定的质疑。柏林赫塔官方也很快作出反应,宣布立即对卡卢内部停赛停训。卡卢与赫塔的合同6月30日就到期,此事极有可能导致他再也无法代表赫塔出场。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全队降薪20%,事实上柏林赫塔并不差钱,老板温德霍斯特已决定为球队再投入1.5亿欧元。温德霍斯特的目标是把柏林赫塔提升成争冠球队,之前他已经花费了2.24亿欧元,俱乐部此次降薪也就是为了随大流。

奥格斯堡目前积27分排在德甲第14位,是德甲中较早恢复集训的球队之一。今年3月奥格斯堡宣布原主帅马丁·施密特下课,海里克·赫里奇出任新主帅并签约至2022年。不过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导致德甲暂停,赫里奇上任后还没有率队踢过比赛,此番赫里奇在3月23日下午就将所有球员召集到训练场进行分组训练,并且采取了必要的保护措施。最近两次核酸检测,结果都不错,也让球员将注意力集中在足球上。不过而赫里奇却被禁止现场指挥奥格斯堡复赛后的首轮联赛,原因是他在赛前备战时私自离开全队集中居住的酒店,去超市购买牙膏和护肤霜,违反了德甲的防疫规则。赫里奇在本周五将接受新的病毒检测,而下周还将接受另一次检测,只有通过这两次病毒检测之后,赫里奇才能重新和球队待在一起,并且指挥奥格斯堡接下来的训练和比赛。

值得一提的是,奥格斯堡是全德甲联盟球队中花费最低的球队,只支付60镑入住了博宾根酒店。奥格斯堡向旗下球员告知,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入住酒店或留在家中,但如伴侣可能有新型冠状病毒的疑似可能,便不可以和对方亲密接触。

对于长期在德甲中下游拼杀的美因茨来说,联赛停摆带来的经济危机将更加明显。但体育总监施罗德却感受到一丝欣慰,他表示“俱乐部的团结精神令人难以置信”,所有人都愿意降薪,包含收入不高的普通工作人员。甚至一位负责清洗球员衣物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不再使用俱乐部的汽车加油卡了,我不想给俱乐部造成额外的负担。”

比较有意思的是,作为整个德甲唯一一支禁止大蒜的球队,美因茨4月份在自己的训练基地恢复集训后,内部食堂依然坚持禁止食用大蒜的特殊规定,这让部分球员叫苦不迭,投诉过几次,不过俱乐部方面却选择继续执行,高层Kammerer明确表示:“这样的味道并不是在哪里都受到欢迎的。”据了解,为了省钱,美因茨直到本周一才进入酒店隔离,目前经历了两次核酸检测,结果令人满意。

杜塞尔多夫在疫情期间一直有条不紊,也没内部人员受感染。从4月恢复集训到全队接受降薪等问题均平稳度过。俱乐部总经理勒特格曼表示,应对停摆危机,俱乐部制定了一揽子措施,通过协商,球员也参与其中。他们的降薪幅度大概在20%左右。也有部分球员极具爱心,前锋斯斯克齐布斯基不仅愿意降薪,还向当地的大学医院捐款。

杜塞尔多夫全队目前已进入球场附近的酒店隔离,为了打发在酒店的生活,杜塞尔多夫后卫艾汗带上了扑克牌和PS4。他还表示:“目前所有队伍都处于同一水平,都刚刚恢复团队训练,这样一来,心理素质成为影响胜负的关键因素。”但杜塞尔多夫后卫波德塞克和门将斯特芬在最近的训练中受伤,波德塞克大腿肌肉纤维撕裂,而斯特芬则是膝盖内侧韧带受伤。其中斯特芬本赛季在受伤之前一直是杜塞尔多夫的主力。

这支德甲老牌劲旅遭遇了严重的财政问题,疫情更是雪上加霜,目前正在寻求贷款救助,俱乐部主席说,即便球员降薪50%,都无法达到收支平衡,球员们此前已经降薪,接下来可能要再次降薪。云达不来梅是德甲18家俱乐部中,唯一希望联赛在5月22日开始的,不过云达不来梅是德甲最后一个恢复分组训练的队伍,球员体能储备严重不足,又处于降级的危机中,还没有为联赛启动做好准备。

实际上,不来梅州政府能同意德甲复赛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甚至在德甲复赛的决定作出后,不来梅警察局长毛勒仍持反对态度,并表示,如果比赛进行时有球迷聚集,那么他只会派一次警察去维护秩序,疏散人群。一旦出现第二次球迷聚集,他要禁止比赛继续进行。而在不莱梅集中住进了酒店后,为了驱散隔离期间的枯燥,俱乐部与烹饪协会达成合作,厨师为球员们提供了各类食谱,烹饪视频教程。“包括任何加番茄酱的意大利面的做法。”这样能确保在隔离期间,没有一个球员被饿坏。

副班长帕德博恩是首支恢复全队训练的德甲球队,然而在此之前的3月14日凌晨,帕德博恩后卫卢卡.基利安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他是德甲第一例确诊者。幸运的是,在随后的队内核酸检测中,队内其他44人检查结果均呈阴性。不过俱乐部还是因此全队隔离14天。最近两次核酸检测,结果非常喜人,目前球员情绪不错。

5月4日,在第二轮检测全部显示正常后,帕德博恩得到可以开始球队合练的官方批准,成为德甲第一个开始球队训练的俱乐部。在绝大多数球队均选择降薪的大环境下,帕德博恩俱乐部的球员也选择放弃部分薪水,以便帮助俱乐部支付其他工作人员的工资。目前帕德博恩全队已入住酒店进行集中隔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spacks.com/,弗赖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