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游戏当作职业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在圈内,电竞是荣耀与激情,赛场里的寻求破局、争分夺秒、反败为胜,像是进入一个真实的赛场;观众在紧张的氛围里为喜欢的战队加油,优秀的职业选手不放弃最后一丝机会争取胜利;选手因电竞而年入数百万,是粉丝眼里的“英雄”。

但在圈外,电竞却被认为是“玩物丧志”的典范,对一些人而言,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打游戏也会成为一个职业?

他们认为这一职业势必不可长久,很难支持孩子打电竞的决定,“英雄”沦为大家口中的“网瘾少年”。

在过去几年,电竞行业逐步从粗放化走向专业化,不仅是各种优秀的电竞职业选手层出不穷,越来越多俱乐部的出现、越来越专业的教练团队的增加,以及电竞本身对策略、专业技术的追求,都使得电竞成为一个越来越专业、越来越有门槛的职业。

而在今年8月,电竞选手获得了国家职业认定;在即将到来的2023年9月的亚运会,电竞也被列为亚运会比赛项目。电竞正在一步步地走向职业化、规范化。

在这其中,我们看到许多专业选手为了这份梦想所付出的汗水与努力,看到他们如何用自己的人生诠释“把爱好变成一份职业”,以及“如何和一群同好者一起走向荣耀”。

9月3日,当重庆狼队拿下王者荣耀KPL夏季总决赛冠军时,解说都激动地声音嘶哑——这是重庆狼队继2017年拿下KPL秋季赛五年后,首次拿下新一轮重大赛事的冠军。

在此前几次交手中,狼队一直是eStarPro的手下败将。直到今年KPL夏季联赛,在前五场比赛中,狼队在前三局连胜3局,后面第四局和第五局又被eStarPro追回。

第六场比赛成为了扭转狼队颓势的关键点。在最后一刻,无论是选手、解说还是观众,都屏住呼吸:

比赛不到11分钟,eStarPro就一路推塔顶到狼队水晶,眼看就要击碎水晶取得胜利时,狼队的小胖用娜可露露用一己之力打败对方四名队友,紧接着狼队凑齐人数开团,一鼓作气反杀到eStarPro的水晶,成功击碎,完美逆袭。

“绝地反杀”、“永不放弃”、“热血上头”……各种标语和狼队夺冠的消息一起,充斥着互联网电竞新闻的头条。更重要的是,狼队获胜的背后,也让人看到了电竞行业始终吸引新人涌入的原因——在这里,只要不放弃,一切皆有可能。

一群人为了同样的目标,在竞技场上热血拼搏,为队友保驾护航、并最终获得胜利,这也成为了电竞赛事在近几年频繁破圈的原因。

早在2018年,IG夺冠开始,电竞行业的“刻板印象”逐步被打破。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共同发布了《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至今,中国电竞迎来飞速发展,行业产值从834.4亿元增长至1401.81亿元,用户量最高时达到4.89亿人。

这让许多圈外人开始意识到原来“他们不只是一群人凑在一起打游戏”,打游戏本身也存在竞技性、专业性,需要团队协作、讲求策略,更需要职业性选手专职参与。

随着电竞行业近几年从端游向移动手游化普及,连带着几大赛事的破圈效应,如今也有不少年轻人选择把电竞作为自己终身奋斗的行业。

许多大学也先后开设电竞专业,吸引有志之士入学,还有一些国际化电竞学校和全球知名大学合作,一起培养电竞人才。

今年23岁的武汉男生帆妹就是其中之一,他曾在武汉某所大学就读电竞专业。“一开始,家人和以前的老师不太理解我为什么要选这个专业”,帆妹表示,直到2018年,他和队友打入WUCG全球总决赛,并在全校师生的直播观看下取得了冠军,让所有人明白了他热爱的意义。

“回学校时,校领导还特意出来迎接我们,很多不认识的同学找到我们夸‘赢得漂亮’”,帆妹谈到这些时,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兴奋和成就感。

“做电竞,首先要克服的就是他人的目光”,从王者荣耀解说转为职业女选手的语嫣表示。

她从高中开始对电竞感兴趣,但父母一直对此十分不认可,她只能“曲线救国”,先考大学再用业余时间做游戏解说。

“我很清楚我想要什么,没亲身感受过的人很难理解,那我更要证明给他们看电竞的魅力”。

在做解说的五年时间,语嫣利用空闲时间和选手交流、一起分析战局,为自己积累了不少作战经验,终于在2020年作为女子组冠军站在WUCG世界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总决赛的领奖台上。

也是在那一年,电竞正式被官方认可,列入2023年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成为被国际认可的体育赛事。

“电竞这个行业,如今只有热情还远远不够”,今年22岁的新亭表示。在2020年高校总决赛中,为了帮助队伍取得胜利,新亭从选手转为幕后,负责起团队的战略制定。

“成为助理教练后,我才意识到电竞是一门十分讲究战略的行业”,新亭说,他需要提供各种维度的数据作为基础帮助队伍取得进一步优化,“每个人都想赢,但彼此之间缺少了解,对对方团队缺少了解,仅一股冲劲是不可能让你取得胜利的”。

没有任何一种成功,是可以仅靠热血、激情就能一蹴而就的,电竞行业更是如此。从选手、解说、教练、俱乐部主理人,甚至是电竞工具、场地和环境等衍生业态,每一个环节的不懈努力,才有机会换来如今的繁荣。

回到10年前,人们提起电竞,还是在电脑端、在网吧里一起对线操作,那时的游戏也普遍集中在星际争霸、DOTA等门槛相对较高,对手指的多键盘、鼠标的共同配合要求较高的游戏上。

2015年,王者荣耀面世,次年诞生了KPL竞赛,当电竞从端游向手游端转移,专业选手开始涌现,整个行业向专业化、职业化转型,语嫣正是其中一员。

还在中国台湾读高中时,语嫣就开始玩英雄联盟并想去打职业。通常来说,职业选手会在18、19岁就进入专业训练,但母亲不想她放弃学习。但当语嫣考到福建的大学,发现学校内有电竞社,心里的梦想一下又被点燃了。

但性别又成了她成为电竞选手的一大阻碍。“当时电竞行业刚开始发展,女子战队很少,没有赛事支持,女子战队也很难走得长远”,语嫣更多的时候只能在比赛解说时和选手沟通比赛、阵容、打法,提升自己的竞技水平。

2020年,官方终于有了正式的女子电竞赛事,大大小小的俱乐部开始成立女子电竞的战队,女子电竞才终于发展起来。

就这样,她和朋友组队在2020年拿下大学生联赛中国区总决赛的女子组冠军,后来因此加入了女子职业战队。

在比赛现场,她和曾经的朋友重逢了。在她做解说时,橙子是当时频繁参与比赛的选手,他们曾多次讨论战术、策略、游戏技巧,而橙子也知道她一直都有一个电竞梦想。

在那个重逢的时刻,橙子感慨,“一别经年,语嫣终于一步一步地靠近了自己的梦想。”

5年时间,从解说到电竞选手,语嫣完成了她的追梦。其实,这就是电竞的乐趣所在,它是一个梦想与努力可以获得回报的地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些潜在的门槛会被放开,年龄不是问题,性别也不是问题。

尽管当下大多职业选手是在18、19岁进入赛事,但大龄选手也依然存在,语嫣21岁才成为职业选手;语嫣欣赏的一位射手——拿下多次冠军、在明星战队,如今23岁依然在役。她是圈内公认的最强射手之一,年龄也依然没有成为她的阻碍。

性别不再是一个问题。在语嫣身边,有喜欢玩夏洛特、马超这种非常吃操作、刻板印象认为是男性才玩的角色的小姐姐;也有天赋与努力兼备、拿下三个分赛冠军的姑娘;还有语嫣这个主玩射手英雄的选手。

她们的出现,打破着“电竞属于男性”的刻板印象,让那些喜欢电竞的女孩子们,同样可以发光。

“我喜欢电竞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公平,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操作为王。我21岁才走到职业选手的道路上,和大众普遍认知的18、19岁玩电竞很不一样,但我依然可以站在赛场上,去打好我的比赛。”

“是每一个热爱电竞人,用他们共同的热爱和努力才一起推动了行业的发展”,年仅23岁就曾拿下无数冠军荣誉的橙子表示。

橙子从2017年就开始参与专业电竞比赛,2019年拿下WUCG世界大学生电子竞技联赛《王者荣耀》总冠军。随后,他先后创立俱乐部,以选手、俱乐部主理人和国家培训中心电竞讲师的身份见证着电竞这5年来的发展。

“2018年IG夺冠以后,电竞俱乐部增加、线下电竞比赛明显越来越多”,但就当所有人觉得2020年会更好时,线下赛事的举办被影响了。“但居家时间长了以后,移动手游的电竞游戏反而开始迎来新一波浪潮”。

随着电竞移动化趋势的到来,一些更专业的电竞岗位也因此涌现,新亭如今所兼任的数据分析师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搞好电竞,光靠选手自己的努力是不够的,他们背后一定要有一个专业的教练组,才能帮助队伍取得进步”,新亭日常的大部分工作就是要针对战队阵容、局内易出错的点进行数据统计与分析。

“每次选手打比赛时,我们比他还要紧张。我们要保证他每一步的输出,我们都能为它的胜利去提供支撑,我们不能掉链子,不然会直接影响它的结果。”

语嫣、橙子、新亭、帆妹,都是在这个电竞快速发展的时期涌现出来的强者,他们靠自己的努力拿过冠军,参加过多场比赛,并希望持续在这个行业里发展。

语嫣从解说转位职业选手,新亭和帆妹退役后到了教练组,橙子自己创建俱乐部,他们依然在这个行业里,为这个行业的进步作出自己的努力。

但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可以站到巅峰的地方吗?并非如此,电竞的本质依然是竞技,无数人涌入其中,需要在其中拔得头筹。

这是一个需要拼尽全力站上最高点的行业,冠军的荣耀、技术与战略的领先能让人站上高点、名利兼收。但行业巨大的长尾里,却依然存在着那些或许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人。

电竞,这个梦想催生的行业,仅有梦想,未来或许并不足够,它仍需要足够的汗水与努力走向巅峰,像曾经的电竞少年那样,突破枷锁,找到自己的光亮。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